七十二般bing化(04)——教育的对接

战史        2019-08-09   来源:豆豆君大世界

周末我都去跑跑步,一般在朝阳公园的东北角的混交林中,一直以来沿着一圈大概800m的小路上跑五圈,近大半年年来增加到七圈。今天跑步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结果忘记跑了几圈了,后来感觉可能跑了有九圈。这个思考的问题就是建筑工程中的用工荒。

 

状态

为人父母,无不为高考发愁的。

一个人是否成才,其实和高考没有绝对的联系,但是从概率看,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成才的概率的确大很多,毕竟高考是目前国人公认的最公平竞争方式,即使他有很多不利的影响,但是的确可以甄别人才,这和实行了一千多年的科举类似。

高考好比是基本的要求,人都要在这个平台上竞争,取得入场券。通过这一个考试,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另外,还有一大类,是那些没有得到高考机会的人们或者被高考抛弃的人。

近两年有机会经常听听工程院院士的见解,老人家位高权重,眼界所见的确与常人不同,昨天又受益于院士的一席话,他在会议的总结时,道出目前在建筑工程中,出现了用工荒,或者说找不到建筑工程中的技能人才。

我私下猜度,他所指的技能人才,可能是我在二十多年前的地方施工企业中企业养的那一大帮人,比如钢筋工、模板工、混凝土工、水电安装工、机械操作人员等等,我在工地时,那时这些人都是正式的编制,可是当时受制于国企改革,这些人成了企业的拖累,下岗的下岗,待业的待业,一个大集体中发不出工资,大家活得非常差。那时的社会,单位基本就是一种大社区,人们彼此很熟悉。

转眼时间过去了一代人了,现在,当时这些被抛弃的工种,现在成了稀缺资源。历史真的是在一种近似螺旋中重复。而且,这又成了一个现实的社会问题。

 

诊断

关于问题和机遇,正好这几天在听一个电台节目将这一点。问题,带来的解决之道有几种:

1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这种思维用在一些小的解题、答题或者小事件上可以;

2了解问题的本质,跳出自己习惯的思维圈子,从另一方面、或不先关的地方寻求机遇。也就是有点类似于放弃自我百年老店的转型莫不是如此,最经典的是IBM。问题和商机是并存的,一个人很容易看到问题,如果纠结于解决问题,可能始终都解决不到问题,比如这几年看到倒下去的巨人NOKIA、SONY等等;相反,从问题中找到解决之道,则是顺应了时代和趋势,并且说不定可以成就宏伟的事业,比如APPLE的出现,就是为了拯救iPOD,两年前的APPLE是乔布斯都不曾想到的,可是如今的APPLE,又出现了问题。

可能高科技的变化遵循7年的周期论,回到传统产业,接着上面建筑工程中的用工荒问题,可能这种传统行业的周期是25~30年。

举个例子,在我目前就业的这家央企中,有一个新成立的公司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和认可,就是装配式。装配式受欢迎的本质并非是政策推动、也没有受制于成本的影响,这些都是表象,都是“色”,而内因是人口的转变和文化的转变,当人口的比例失调,当社会财富达到一定程度时,没人,即使有人,人也不愿意在工地当“农民工”了。

基于这种本质的演变,今后的建筑形势也会产生深远的变化,传统看到的那些砖瓦即将走入一隅,而潮流则是类似于拼积木的建造方式,无论是结构、建筑的组件或构件都是。

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思考一下,现在的工作和引起社会变化的本质之间的关联。现代社会的变化速度使得一个人要终生学习。

现实的社会中,有多少问题就有多少机会。

 

再说到我在跑步中的思考:

我们的高考基本是从2000年开始大规模扩招,也就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20年。这一代人中,受益于高考的占了多数,而没有通过高考的,他们都去了那儿?着一些人,现在应该在38岁以下,应该说是正值壮年。我的疑问是:

1是否真的是中国人口的畸变,这一阶层的人口数量太少?

2或者,是人们不屑于在工地上做民工了?

3还是他们都成了大学生,都成了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中国的教育问题有几点是需要进行深刻反思的:

1高考的指挥棒效应,这一点不用解释,高考成了全民的追逐点,这是一道门。对于高考的批判和反思的文章太多了,大家可能都明白,即使千夫所指,似乎这个社会找不到比高考更合适的方式竞争了,所以任何人都应该认可高考并顺应之。这是前提;

2高考之后真实存在的两个主要问题:其中第一个是高等教育与社会需求的不匹配,高等教育是典型的工程思维,就是教那么几门课,然后就让学生走入社会,但是在学校中的几门课似乎与实际存在很大的差别,所以毕业后,在社会中人们还得继续学习,而且大学中的学习方式很多时候是凝固人的思维,也就是哪位哲学家说的:“我们自从成年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儿时的一种思维的简单重复,终其一生”【并非原话,知晓者可更正】。高等教育给人们的,无非是一个平台和起点;

3第二个大问题,就是那些被高考淘汰的人呢?这就是联系到用工荒。其实是这儿想说的。一般人可能认为他们去上个技校、学门手艺就可以了,以至于前几年国家在大力倡导职业教育,我可以肯定这到头来又是一场浪费。我曾从门里偷窥过职业教育的状况,如果说在大学中学的东西和现实脱节,那么在职业教育中学习的与现实更脱节,普遍来说,那些授业者、培养者对于现实社会的需求,基本都没有清晰的认识,至于他们的教学,就是一种机械思维下的任务完成,其结果可想而知。

4所以对于这一种现实,谁应该来负责主导了,用人单位的需求也是在改变,特别现在有了互联网和机器人后,需要的工种肯定会出现较大的变化,很多时候用人单位对于人才的需求也不是很明确,拿我所在的施工企业来说,以前是以工种进行分类,比如混凝土工,可是现在如果出现装配式的建筑,则主要的成了现场安装和吊装的工种了,混凝土工作和钢筋焊接工作可以交给机器人;与之对应的,人才培养单位所教的那一套,是否合适呢?可以肯定地说,教导这些学生的老师,肯定不是从实际中出来的人,以至于我一直很纳闷他们是否能教会学生一门技能。

5话题再说远点,昨天和几位老友聚会,谈及中美贸易,他们的视野远比我高远,顺着他们的思维。我后来想,其实这场贸易战的本质有资本、有科技,可是还有一项最关键的本质,我们输了不知道多少,就是我们的社会中坚与美国中坚的对比,也就是人的对比。我们的差距有多远?

 

处方

这个话题如果说大了,处方可能远超过我的能力,无解;

所以需要聚焦,还是说的工程中的用工荒,处方如下:

1如果找些借鉴,在三十年前的国企中的那种类似于学徒制的人才培养方式是否可行?也就是人才的培养转移到具体的企业中。但与此而来的问题也存在,培养后能否留住人才?或者再往深层次思考一下,历史的螺旋前行中,我们的经济模式是否又需要变化了?从完全的计划到完全的开放,是否走着走着,路又变窄了,又需要些计划?这个处方我拿不出。

2所以第二条处方,在摸索中得出答案,就像当年改革开放时的勇气,不要去试图把社会生态问题想清楚,需要试错的勇气,或者拿个试验田。如果把问题想清楚再实施,无异于拖延与不承担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