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人类灵魂深处的那些欲望——《欲望号街车》

游泳        2019-10-13   来源:豆豆君大世界
存在人类灵魂深处的那些欲望——《欲望号街车》

因为前两天偶然想到一部经典剧《乱世佳人》,勾起了我对女主角费雯.丽的思念和喜爱,于是在网上翻了她的资料。

据说费雯.丽因为拍了一部1951年上映的由田纳西.威廉斯同名话剧改编的电影《欲望号街车》之后,突然濒临神经崩溃直接在片场被送往了精神病医院,之后抑郁而终。

于是难过之余我特意翻出了这部老电影,想了解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电影能对这样一位伟大的影后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力。

影片讲述的是一个来自美国南部的神经质的半老徐娘因为生活投靠到北部的妹妹家。在与妹夫的种种冲突和矛盾中濒临崩溃最后被送进疯人院的故事。费雯.丽在片中饰演女主布兰奇。没想到女主竟然同费雯.丽的结局相似,真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故事的大背景是20世纪40年代,美国北部正处在现代工业文明时代,与此相冲突的是南部传统的种植文明。在二者的强烈冲突下,南部的庄园主们相继面临着破产。

女主出生在富饶的南部,青年时期靠着主产庄园田地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然而经历了如此巨变后变得潦倒穷困。

影片并没有详细赘述这些过往背景,完全是通过女主神经质的喋喋不休透露出来,慢慢地让观众像拼拼图一样将这些片段过往拼凑起来,从而对女主更增添了同情,使得整部剧的悲剧意味更加浓厚。

我第一次并没有完全看懂这部电影讲述的是什么,但是在看了影评说明,又重温了一遍电影之后,方才了解了这部电影的深刻内核。

1.

女主布兰奇经过了衣食无忧的富足的青年时期,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那时候的南部庄园,过的都是贵族生活,雇佣着黑人奴隶。

庄园主们有大把时间去研究音乐,美术,书籍等这些高雅的艺术,声称自己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布兰奇受到艺术的熏陶,身上布满了浓厚的艺术气息,满脑子都是浪漫主义情怀,单纯,爱情至上,虚幻飘渺。

谁知幸福的生活戛然而止,她的生活从天上跌到残酷的现实中。家人离世,庄园田地被践踏拍卖,甚至负债累累。

身为教师的布兰奇无法承受生活的重压,那点微薄的薪水在负担完父母的丧事花销以及各种债务以后已经所剩无几。

在长时间的养尊处优的生活中,使她丧失了对残酷生活的感知力,没有任何生活能力,而刻入骨髓的艺术气息又使得她软弱,多愁善感,变得忧郁。

在她教书的过程中,她与她的学生产生了爱情,并结为了夫妻,这使得学校以不正当行为为由将她开除。没想到,这个学生同时也是同性恋,这让布兰奇感到非常痛苦,她无法接受,虽然她很爱他。

于是责骂,侮辱,她用尽所有的语言去斥责他,他们总是吵架,终于在一次争吵中,她的丈夫开枪自杀了。

这个场景被永远定格在了布兰奇的脑海中。她深爱着他,她认为是她的责任才导致了爱人的死去。这也是这个人物角色性格突变的根本原因。

在以后的生活中,每当想起失去的爱人,她的脑海中先是浮现出优美动人的旋律,又在突然一声的枪响中,音乐骤停。这是因为他的爱人,是在舞会进行中,突然跑出去自杀的。

导演用这种手法形象的让观众感受到了布兰奇深刻的痛苦,奠定了整部剧悲剧的基调。

也是由于生活所迫,同时也是由于来自内心深刻的愧疚和自责,布兰奇用出卖肉体的方式来惩罚自己,在一次一次的纵欲中完成自我放逐。她用人类最原始的对欲望的渴求来暂时逃离内心深处的审判。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直到她已半老徐娘无人问津。所以她来投奔她的妹妹斯黛拉。她的妹妹嫁给了一个美国北部的工人。二人初见面时,在肉欲中沉浮的她,被她的妹夫斯坦利强壮的充满了强烈原始欲望的健壮身体所吸引,她试探他,企图去勾引他。

在了解到斯坦利是个野蛮粗野的低俗人之后,她力劝她的妹妹离开这个男人。她虽然自己也是一个妓女,肮脏不堪,骨子里却依然清高,保有着一点残存的尊严,她受过高等教育,在她看来,斯坦利就是一个原始时代的野人。她的身体和她的头脑却做着斗争,她的身体渴望着斯坦利,而她的头脑却鄙视着他。这两种情感在她体内交织、冲撞。

本来她可以开始另一种幸福生活,在没人熟知她过往的陌生地方,嫁一个老实人了此残生。但是斯坦利揭穿了她的伤疤,并在最后一刻强奸了她,压垮了她最后一棵希望的稻草。

她骨子里一直渴求精神至上的理想主义,希望可以涤清她身上的罪恶,克服心底原始欲望的纠缠,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但是斯坦利让她认清了现实,那就是她永远洗净不了自己身体的肮脏。本来就濒临崩溃的她在这时就彻底疯掉了。

2.

存在人类灵魂深处的那些欲望——《欲望号街车》

布兰奇的妹妹斯黛拉早年就离开了南方庄园,来到机器重工业的北方,并嫁给了这里的工人斯坦利。

对于自己家里庄园的兴衰和亲人的离世并未参与过多,从布兰奇口中得知她只回来参加了葬礼。一心只为追求自己幸福而无家庭责任的她,没有承担过那场巨大变故带来的心灵震撼和生活窘迫,因此依然只是一个随心随性只为追求爱情的小女人。

对于她的丈夫斯坦利,她始终抱有深深的眷恋,虽然斯坦利性格暴躁阴沉,野性,经常会和她争吵并动手揍她,但她却在他暴风雨一般的个性中存有着一种病态的爱。

就像女人都喜欢坏男人一样,女人就像一个母亲想无时无刻传递出她那种伟大的母爱,想要驯化抚慰一颗野兽般千疮百孔的心灵。

因此在一次强烈的家暴后,面对清醒后的斯坦利低沉悲哀的呼号,斯黛拉依然选择无条件原谅他,再次投向他狂野的怀抱。

事后,面对布兰奇的质问,她坦然说“那又怎么样”。她在习惯中自我沉沦,任由感情主宰自己,屈服于男性情欲带给自己的满足感,陷于自己的原始欲望中不可自拔。

布兰奇告诉她,她也是曾经受过高等教育的淑女,不应该这样向自己的欲望低头,人不但是单纯的生物,也是应该拥有追求音乐,艺术的高级人种。布兰奇想要带着她逃离这种低级趣味的糟糕的生活。

一度,布兰奇的话感化了斯黛拉,把她从欲望中拉了出来,她的理智告诉她布兰奇说的是对的。她也困扰过,也痛苦过,她此刻想要逃离,她紧紧拥着布兰奇,就像是她人生的最后一艘诺亚方舟,可以挽救她,从斯坦利的魔咒中解救她。

但是当她再次听到了斯坦利的呼唤,仿佛魔鬼再次吹响诅咒魔性的笛声,见到斯坦利性感的涂满机油的周身散发浓烈的荷尔蒙的身体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理智犹如撞上冰山的巨轮瞬间沉没。

她扑向他,紧紧抱着他,此刻的爱欲盖过了一切的现世和理智,哪怕世界毁灭也想要贪图这一刻的欢愉。

斯黛拉输给了自己的欲望。

3.

存在人类灵魂深处的那些欲望——《欲望号街车》

斯坦利,一个退役军官,拥有着强壮性感的身体,聪明的头脑,但是却有着反复无常阴郁暴躁的个性。

对于斯黛拉的依赖就像对母亲的眷恋,他爱她,离不开她,否则仿佛成了迷失的羔羊,在这现世里无所依从。

他有着极端大男子主义,不允许他人践踏的自尊,但是他知道除了他可怜的那点自尊他什么都没有,所以他又是自卑的。越是自卑,就越会把那点仅有的可怜的自尊紧紧地抓在手里。

斯黛拉早年受过教育,有一点女性自主的思想,在斯黛拉面前,斯坦利既依赖她爱她,又有点受挫。

他脑中充斥着原始的欲望和暴力,他在这两种力量中徘徊,每当对斯黛拉发泄过后又无比愧疚痛苦,想要挽回。

和布兰奇初见面时,斯坦利惊讶于她的美貌,他的欲望在萌发。而当布兰奇似有似无的撩拨下,他凭着男性的直觉把布兰奇视为猎物,只是还在隐忍,因为她是斯黛拉的姐姐。

布兰奇被他散发出的荷尔蒙所吸引,但是受过教育的她又十分鄙视低俗没有素质的斯坦利。

斯坦利很敏感地捕捉到了这种蔑视,被自己看上的女人打击侮辱,最是践踏他的自尊。他处处针对布兰奇,对她恨而不得。

直到他在窗外听到布兰奇劝说斯黛拉离开他,并且把自己说成是阴沟里的蛆虫一般不堪,他内心对布兰奇充满了仇恨。

于是他产生了报复她的念头,而她的迷样的过去就是最好的触发点。

他开始不遗余力调查她,直到真相大白。他把真相告诉了每一个布兰奇身边的人,斯黛拉,爱上布兰奇的友人。他倒要看看,贬低他的人自己又是什么高贵圣洁的神。他恨她,直到把她打回原形,打回过去。

布兰奇崩溃了,他亲手把她打到地狱里。斯坦利此刻有着胜利的君王般的兴奋。他和她终于平等了,她不再矫揉造作、高不可攀,而是个可以任由他玩弄的人偶。

带着这种变态的感情,他肆意奸污了她,使出了最后一招摧毁她假面具的手段,也宣泄了许久对她垂涎的欲望。

布兰奇疯了,被送进了疯人院。

斯坦利亲手摧毁了一个女人,他被自己欲望的魔鬼所奴役,成为了欲望的奴隶,一个残忍的刽子手。

这部深刻的电影获奖无数,布兰奇的扮演者费雯.丽和斯坦利的扮演者马龙.白兰度也因此分别荣获最佳男女主角奖。

关于人类的欲望是个永远说不完的话题。欲望来自人类的原始基因,是个逃不脱的魔咒。而理性,则是阻止欲望的闸门。

就像天主教义中的七宗罪,依次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应对这些人类生而带有的种种欲望,我们要识别,要隐忍发散,而不沉沦。

就像剧中布兰奇所说:也许我们离完美还有一段距离,但人类总是要不断地求进步,就像艺术,音乐,诗,人总要不断地充实自己的内在,以求达到完美的地步,千万别后退,进化成野兽。